小说连载巧家有个米粮坝(二):石门槛上的半边庙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09日
       第二章石门半边寺可沿青峰山左侧林道, 右侧林中马车路穿越青峰山。 两尺长的背驮路, 有一条细而松的腰带依附在小尖山上。 左侧通往赤崖镇, 右侧通往东瓜坪镇。 奇怪的是, 从清风嘴到这两个小镇的距离, 居然是30分钟。 在丽帝, 赤牙镇的每一天, 东瓜坪镇的每一双日, 都是集市日, 清风社的人只需要记住, 单双日都有街头抢购。 倾城跑到半条街上报喜, 婆婆也兴高采烈地收拾行李跟上去看看小孙子。 老爷子一大早就裹着脚走了五里路进门, 女儿清芬的猪粮混着。 趁着儿媳和婆婆说镰刀的时候, 他在产房外说, 他爸让他去石间找胡老爷子给最小的, 他的婆婆 -law命令他带来一封信, 并自愿照顾他。 女儿的任务。 翻过青峰关到三里外的拓马路左侧, 然后转入大白岩, 来到比索努坪那如刀削般的半山。 一条羊肠小道左右拐弯, 斜上鹰岩, 却在岩顶投中三分。 土壤又黑又厚。 不幸的是, 没有种植任何东西。 只有苦艾和大蒜。 胡先生的道观只建了一半, 另一半是山脚下的一个山洞。 大家私下称它为“半庙”。 胡先生, 全名胡志, 今年68岁, 白发胡须。 他既不是道士, 也不是和尚。 只有鬼知道他来自哪里。 38岁的胡志兴4月初抵达青峰俱乐部。 他一身道士装扮, 长发扎着白菜绿玉簪, 灰白色的道袍只盖着白布底鞋, 一双绿豆眼足以衬托他的大马脸。 . 左脸颊的痣上也有三根黑毛。 青城老者见他不客气, 也无处落脚。 他记得这几年, 自己还是段公的时候, 经常被人鄙视。 晚上, 我在火塘边烧土豆, 吃龙门陈。 胡植健谈, 老段公在胡植的谈话中探查到, 他对《元海紫屏》、《铁神号》、《骨算命》也很熟悉。 自然而然地, 他的心就诞生了。 有点见晚了, 他粗略的说几个死去的村民来测试, 其实他说的大部分都是对的。 这让胡志心血来潮的住在了自己家的外翼。 村子本来不大, 青丛老人住在洋人家里的时候, 让大家都心痒难耐, 想在附近找个地方住。
        第二天, 青琮去接包谷阳的时候, 就被大家问了一些问题。 君子实事求是, 再经过大家的沉思和复述, 胡志在村子里的名声沾染了“半仙”的味道。 , 也可以指出一个与十个密不可分的方向。 这次听说《半仙》来了, 大家自然是过来试探了一阵。 油光满面的胡志本深谙观察言行。 下来之后, “半仙”的称号就凝固了! 渐渐地, 越来越多的村民邀请胡志去办事。 胡志喜欢酒, 村民就随心所欲。 不过胡执喝酒会喝醉, 倾城父不错。有几天, 我以为胡植不会半夜回来亲自背着槽门送死。 可惜第二天胡志醒来的时候, 睡在槽门外, 还没有从宿醉中醒来。 几条狗正在争夺胡志吐在地上的污物。 老者心中渐渐对胡执产生了厌恶, 但因为他的面子, 他并没有表现出来。 半个月后, 天一黑, 胡植从外翼拿了两瓶酒和一捆烟叶, 请老段公道别, 说要回远方。 感谢周吉这几天的照顾。 青琮也不能详细问, 担心求神送走他很容易, 但没想到老天就走了, 这让青琮有些遗憾。 萧炎开陪着胡植聊了半天, 却没有开酒, 也没有在火坑里烧土豆。 如果“半仙”喝醉了, 肯定会影响到旅行的时间。 老头子不能让自己做傻事。 青琮有先见之明, 胡植当晚当​​然不想喝酒。 胡植走回外翼后, 老爷子就从门缝里睡着了, 想着明早送胡植, 说点话救他, 可是早上醒来时, 胡植早已不见踪影。 昨晚, 老段公睡着后不久就离开了。 他换上一件新的深蓝色外套, 披着布走出村子。 刚从马车路过清风关,

就转身回到马路, 朝着隔壁的周家村而去。 走。 胡志出事的消息传到老段公的耳朵里, 已经是三天了。 早晚来到周家村道场的人, 都来敲锣打鼓, 说:一个月前, 周家村陈皮家的长子陈峰死后, 没有一个 单身男人和半个女人。 33岁的儿媳是寡妇, 女人看起来年轻漂亮。 平日里她话不多。 在儿子离开后的六个月里, 她的饮食和做事都正常。 胡植路过周家村时, 正好去女家要口水, 两人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 女主就把胡植留在了屋里。 陈皮家的老二陈楚看到大哥家的灯还亮着, 担心大嫂出事, 隔着院子给大嫂打电话问怎么回事 发生了。 女人含糊的回答了半天忘了吹灯, 陈楚却没有放在心上。 活该, 陈皮、陈楚和两位爷爷一大早就出门挑煤, 胡知只是溜出女人的院子, 抬头迎了上陈楚。 衣领只是一拳。 陈皮倒不是怕全村人都认出来, 丢了陈家的脸。 胡志应该是逃不掉的。 本来, 这种事情发生后, 在陈皮父子的肚子里已经烂透了, 但他只是把女人的目光盯得更紧了。 然而, 胡志跑了, 并没有放弃。 前天半夜他竟然去周家村私会陈寡妇, 只不过这一次被陈皮父子挡在了院子里。 终于, 陈楚带着陈家冲了进来。胡志被围在了院子里。 陈楚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 用一对刺棍捂住了脸, 把胡志打成了狗。 父子俩都羞愧难当, 恨不得用荆棘和棍子给胡植一个耳光。 她们坐在石头上气喘吁吁地骂胡植十八代的祖宗, 言语羞辱胡植家的少妇。 好几次, 全村老少都来看热度他也没闲着, 吐吐, 小伙子用他练脚打皮托, 深夜, 见胡植只发泄不呼吸, 村长周全怕了 快死了, 叫了几个大佬。
        这是在包装道路上将人们颠倒过来的问题。 全村人也纷纷散去, 陈家想起了那个女人。 胡植被撞倒拖出去的时候, 她愣了愣, 转身慢慢关上门, 回屋去了。 白天, 有几组妇女。 拍门骂人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现在是问这个女人的时候了, 让她不能再毁了家族的名声。 陈皮父子率先把门关上, 却发现女人已经穿着婚纱挂在梁上, 身子一僵。 青琮的老头段宫闻言, 既震惊又后悔, 也没有说是自己骗了这个人, 韩魂把提着锣鼓的人送走了。 说胡老道被周家山的人打, 真是奇怪。 当他被扔在背包路上时, 他只是喘不过气来, 没有空气。 石铮挣扎着坐起身来, 看到周全嘴里吐了口唾沫, 没有恐惧也没有仇恨, 用手擦了擦脸上的血, 周全开始有点担心自己会被这个人单独砍死, 所以他只是 走在路上。 他手里拿着一块石头, 盯着他看。 没想到, 胡执擦了擦脸, 站起身来, 却是对着他行了一礼, 转身朝着青峰山的包道走去。 胡植歪歪扭扭的来到清风关, 夕阳西下。 想着这对青丛端宫家有多么不好, 还好天上只有薄薄的云层, 晚上应该还有个毛月, 脚都歪了。 顺着包路走, 到了叶牛坪, 就看到一条羊路蜿蜒而上。 他心想, 从这里说不定能到小尖山后面的二坪子, 咬牙忍着痛了一夜。 爬上去, 翻过鹰岩的清风社, 鸡叫了一声。 他隐约看到面前的岩石脚下有一个房间。 他误以为自己已经交给二平子了, 一下子就耗尽了所有的力气。 他用尽全身的力气爬到房间的前面, 把头靠在门槛上, 睡着了。 不知道是身上的伤, 还是倒挂的梦境, 让这个老外无法安然入睡。 他的身体就像是被锄头挖出来的蚯蚓, 蜷缩着伸展着, 嘴里嘟囔着几句废话。 梦里, 女人伸出长舌望着他, 没有眼珠的眼里流着血和泪水, 他站起来拉她问怎么回事, 女人却转身从鹰岩上跳下。 ., 他跪在岩石上, 嘶哑地尖叫他正在哭泣, 但他的父亲从岩口飘了起来,

用拐杖将他打倒在地。 “你就死在这里!” 胡志尖叫着从地上爬起来, 天都麻了, 他看到自己的头靠在羊圈的石门槛上。 仔细一看, 胡知想起了老段宫轻聪说过这里的事。 原来, 他错过了二坪子的岔路口, 转身回到鹰岩的羊圈。 羊圈被遗弃了很长时间。 竹苗的顶端是黑灰色的, 屋里的羊粪早就被附近的村民抬来做肥料。 这个时候, 连羊肉的味道都消失了。 他还在记得老段公庆聪说过, 他用来做枕头的石头很奇怪。 他每隔三到五年就会伸出一个拇指。 他在建羊圈时, 没有人见过石头和泥土。 是的, 半年后, 我为在俱乐部放羊的曹黑狗关上了羊圈的门。 我发现木棍的门被划破了, 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我以为是被木渣卡住了。 我拿了几把镰刀, 发出清脆的声音。 , 一道道门槛似的石面冒了出来。 这句话一传回俱乐部, 就没有人认真对待。 没有不长石头的土壤。 直到第二个端午节, 总裁才亲自拿了一把锯子, 看到了羊圈的大门。 第五年, 羊圈门又被锯了两次。 下雨前, 会长带人去补羊圈里的竹苗, 一个小拇指从门槛石上冒了出来。 总裁高兴地对大家说:这块石头很好, 上帝给了我们羊圈的石门槛; 慢慢的大家都把羊圈三点多称为“石门槛”。 胡志眼前, 石头表面光洁光滑, 宽两丈多, 厚两丈, 高三指。 胡植心想, 昨晚在黑暗中起床就好了。 现在全身都没有了不痛不痒的地方, 想要再去碰包道, 已经是不可能了。 他怕自己在梦里不得不回答父亲说的“死在这里”。 好在老天爷还给了他一个羊圈, 想到这里, 他就安心的进屋躺下。 三天后, 中午时分, 曹黑狗来到石间找独角兽给儿媳治疮(治疮), 找到了胡植。 羊圈边缘的缝隙里, 曾经有一个麻绳大小的弹簧。 修羊圈的时候, 大家都用白泥抹了一个盆大小的水坑, 只有五寸深浅。 他斜切了一根竹筒,

把剩下的水沥干。
        当时, 饿了三天的狗胡志正爬到水坑前, 扬起嘴去捡竹子。 喝平底锅上的水。 下午, 曹黑狗以上山采药摔伤为借口, 送了一袋土豆和一盒火柴, 以冬写香为代价。 加上石门槛上的独角兽, 胡志的财运得到了保证。 半个月后, 胡志的伤势基本好了。 他烧了两个土豆吃了, 然后坐在石门槛上。 饿的时候, 他又烧了两个土豆来糊弄自己的肚子, 然后就坐在那里, 直到清风社的鸡踉踉跄跄地进屋。 第三天, 他像狗甩头发一样站起来, 进屋捡起一块冰冷的煤, 在羊圈的两根柱子上写下一对:“我心中的三尺石门槛, “包子”, 羊圈横柱上烧焦留下的一片椽皮, 一尺多长, 他捡起来, 写了几个字 “有什么不对”, 放在羊圈的门上, 却放不下。稳稳的, 干脆把椽皮插在屋顶的竹苗里。青丛的老段公早就听说了 在村子里胡志在石门前, 还听说身体健康的胡志翻过小尖山到二坪子地区算命、占卜、绘画送神。 一直在骂胡植自卑的人, 也陆续带着一封信来到石门前。 ud用隔板平整, 围栏重新围在羊圈的横梁中。 两人化作黑白两字, 连“寿相不骄”四个大字的椽皮也被钉在了大门上, 用篆书改写在白纸上。 他不知道自己假造了胡志, 见了面就跪下来自言自语。丢了他周继义的面子, 这让老爷子心中鄙视他, 心也荡然无存。 谁能不犯错, 不犯错, 都成仙成佛。 平心而论, 胡植和那个女人除了不按规矩办事外, 还伤了陈家的面子。 一男一女的老套路, 并没有背离经典, 更何况没有半男半女。 就算是一家人, 老段公青丛也揣测着胡植这对, 心中感叹, 也没有多责备他。 三年后的四月二十一天, 天黑而麻木, 半夜钟声在周家山谷的五座小庙里响起, 村民们都在受苦。 听着, 隐隐约约传来男人的叫声, 但不是真实的, 却像是带着人骨的毛皮狗(狐狸)的叫声。 老爷子和胡志已经联系很久了。 41岁的胡志已经名扬四海。 歇脚后他很少出门, 但算命、请算命的人把自己的信带到石门前, 大家选择性地忘记了他。 外遇称他为“胡先生”。 今年腊月初八, 一个流浪儿童半夜摸了石门。 胡植早上醒来的时候, 就看到头枕在石门槛上的孩子已经冻得浑身是雪。 等他起死回生, 问他几岁, 姓什么, 在哪里, 他只好捡起来带走, 给他起名叫胡庆亮。 看他8岁, 生日定在腊八, 寓意孩子生死相随。 倾城爬上了鹰岩的顶端。 胡老道没有像往常一样坐在“半神殿”的石门槛上, 喝着从山上采摘的苦丁茶, 加了蜜糖。 已经21岁的胡庆亮左手拿着书站在门口。 书, 右手拿着一对牛角敲着他的头。 倾城没有打扰他, 他用手摩挲着石门槛, 一只粗大的拇指出现在离地半尺高的地方。 胡老道把一个圆口生铁鼎放在火上泡茶。 小肚腩的大茶壶里塞满了石板。 见倾城进屋, 他倒了一碗苦丁茶递了过去。 他自己带来了铜锅。 他端着陶杯坐在石门槛上, 道:“聪叔的身骨都还好?你加了把柄?恭喜大哥!” 左倾城谢过胡植, 又说父亲让胡老爷给他起名的意思, 胡植沉吟了片刻, 有些诧异道:“武武年, 丁四月, 乙佑日, 丁丑, 乙木 命, 五行缺水, 一丁丑生, 此生以食财、官、一丁为主。 柱子与丑辛金相合, 极图能得位。 有之, 命富贵;无月序, 衣薪平。 , 还有支持, 人生光荣。, 是银海, 那就更好了。虽然我有足够的衣服和 d钱, 难助, 月柱桃花却有难。 聪叔也知道, 他已经问过我了, 我随便拿个腰带。 水的词。 大哥,

请说一句话!” “河” “河这个词的意思比较小, 汉这个词你怎么看?” “清寒……听胡老师的话” 虽然不是很流畅, 倾城还是听从了胡植的意思, “哥, 我在说外语, 在你面前我算什么绅士啊……!哥, 昨晚你的清风社好像在月窝里。”胡植说道 哈哈。 往青城的碗里添茶。